全新解读老子庄子之逍遥游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全新解读老子庄子之逍遥游

發表 由 卧龙 于 周五 12月 10, 2010 4:26 pm

练功.修身养性莫过于古人,我是近两年才接触〈老庄〉的,看后才知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些奇怪的事情,原来我国古典书籍中,早就有记载,“道”“神游”“太虚”,常人无法想象,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又怎敢断言。庄子的〈逍遥游〉,是庄子以极富想象.极富艺术的手法,描述了其一次元神出游的经历,展现了神游的至美至乐,在极美中享受极乐,也反映了庄子的极高远的人生追求。庄子说,北方昏茫的大海里有一条鱼,它的名字叫鲲,鲲的形体,不知道有几千里大,变成鸟,它的名字叫鹏,鹏的脊背,也不知到有几千里大,奋翅而飞,它的双翼如同垂天之云。这只鸟,正当大海运动时便将迁飞到南方那片昏茫的大海,南方那片昏茫的大海,是个天然的大池,大鹏鸟迁飞南方昏茫大海时,扑打海水三千里,环乘大旋风向上直飞九万里,它是乘着六月的大风飞离而去的,大鹏鸟背负青天向下看,天空苍苍茫茫。
     庄子认为普天下的人都沉迷浑浊,不能用真实的语言来陈述。庄子又说,万世之后会遇一人,能够解开这个谜底,这是早晚的事。可见庄子用心良苦。与其直说没有人能够理解,还不如等到千年以后有人来解谜。
    
     老子在这方面也多有直言不讳的描述。老子说,我独自淡泊面对世人的追求,对众人之举就象 没有发现一样,我就象还不会走路说话的婴儿一样茫然,乘车遨游啊,不知如何回去。混混沌沌啊,俗人看得明明白白,而我独自象昏蒙一样;俗人对世事都观察得一清二楚,而我却一无所知;我恍恍惚惚象走进了昏暗,飘啊飘不知要到那里。
    
     某日午休,我头南脚北仰卧,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听,什么都不想,身心放松,魂魄与形体抱而为一,“虚室”生白,真舒服。突觉自己毫无着力.轻飘飘地向北平行飘移出去,心想有事发生了,不能害怕,继而自己反向朝南沿一条深不知底的带有白色条纹的幽暗隧道仰面极速飘行。轻啊!毫无着力;疾啊!相去十万八千里。不久止于一个幽暗的门庭,似置身于极大极美的泼墨画中,昏昏茫茫.幽幽渺渺.死寂无声,我望着来的方向,不知如何回去。
    
     这种事,我有多次经历,可遇而不可求,心知一多就失败。(本文源自老庄网www.laozhuangwang.com。老庄网凝聚了中华民族数千年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我亲身经历为你解读老子.庄子。老庄网是一个帮助了国家对宗教政策做出重大决策的网站,已被越来越多的爱好者收藏。《老庄网》内有更多真实.精彩.实用的内容,希望您不要错过)
元神是什么?
     元神是修炼者达到高级境界后,其自身纯厚的元气与其魂魄紧密结合并可自然离开自身之躯体而独立存在的物态,而不是单一的精神。老子说,天下至柔之物可以自由穿透天下至坚之物,没有形体之物可以自由进入没有间隙之物。元神是至柔无形之物,因此它可以畅行于宇宙而毫无阻碍。老子说能神游的人叫至人。(来源于老庄网www.laozhuangwang.com)

孔子来拜见老子,老子刚洗完头,正披散着头发来晾干,僵在那里好象一段木头,孔子便悄悄退下,过了一会儿相见,孔子说:“是我眼花了吗?还是真的呢?刚才先生象一段木头,仿佛已忘却了万物.超脱了人世,处在惟有自我的境界。”老子说:“我的元神正在万物初始的混沌境界中遨游。”孔子说:“请问在这境界中遨游的感受。”老子说:“元神若到了这里,便是美到极点.乐到极点,元神在极端的快乐中遨游,观赏到了最完美的美。”庄子说:“那里是无边无际的境域啊!我的内心是何等空寂,我往前去却不知要到哪里,来来去去不知何处是止境,我在茫茫的太虚境界中遨游,即便大智之人进入这里也不知何处是尽头。”

庄子说的在天为龙.在地为蛇,这种说法与在水里为鱼.在天空为鸟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庄子在写神游时的一种表现手法,并不代表元神真要发生感觉上的变化。老子在神游时元神会幻化成婴儿,所以有婴儿出壳的说法。现在有很多练功之人都在想自身的婴儿,这又何必呢,不一定是婴儿的。神游时可天可地,可快可慢,有时自己一点做不了主,飘行的速度简直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真担心脑袋会撞碎,想回家是神游时的典型特征。梦中的逍遥游自当不必说,很清醒状态下逍遥游确实很稀罕,说起来我总共只有三次半的经历,先是惊奇,继而害怕,接下来便是惊心动魄,想回去,通常时间很短,往往是一惊奇.一害怕就结束了,几秒钟而已。

子桑户死了,孔子听说了,就让子贡去帮着料理丧事。子贡看到两个人,一个在编曲,一个在弹琴,一唱一和地唱到:“哎呀桑户啊!哎呀桑户啊!你已返朴归真,可我们还在做人!”子贡快步走上前,说:“冒昧地问一下,临尸而歌,合乎礼吗?”两人相视一笑,说:“这人怎么懂得礼的含意!”子贡回去,把这情况告诉了孔子,说:“那两个是什么样的人呀?一点修养德行都没有,临尸而歌,丝毫没有悲戚的神色,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呢?”孔子说:“他们是游荡在人世之外的人,而我孔丘是个行走在人世之间的人。人世之外与人世之间是彼此不相干的,但我却派你去吊唁子桑户,我实在是浅陋无知啊!他们将与造物主为伴,在那无穷的天地之间逍遥傲游,那是天地无际我为家的境界啊!他们把活着看成是多余讨厌的赘瘤,而把死亡看着是割去那肉瘤,穿破那脓包。像这样的人又哪里知道死与生哪个在前哪个在后?在他们看来,死与生不过是凭着不同的物质,但最终还是寄托在混同一体之中,遗忘了肝胆,忘却了耳目;在他们看来,生与死不过是交替循环,互为始终,寻不出头尾和边际;他们茫茫然傲游在尘世之外,把清静无为作为自己的事业而逍遥自在,他们又怎么肯纷纷扰扰地去讲究世俗的礼节而让那世俗之人观看呢!”子贡说:“那么先生打算归依于人世之间还是归依于人世之外呢?”孔子说:“我是天生造就了要受罪的人,虽然如此,我还是希望和你一道去努力追求那世俗的超脱。”子贡问:“请问怎么努力法?”孔子说:“鱼儿应生活在水里,人们应追求那道。在水里生活,挖个池子把它们喂养起来就够了;追求道的人,要清净无为心性平和。所以鱼儿们在江湖里便可以忘乎一切,人们在大道之中也就可以将一切遗忘。”

卧龙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全新解读老子庄子之逍遥游

發表 由 滎宸居士 于 周六 11月 02, 2013 3:28 am

好文,感謝分享。

滎宸居士
Admin

文章數 : 130
注冊日期 : 2008-07-02
來自 : 台灣台北縣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tmra.888bbs.com.tw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全新解读老子庄子之逍遥游

發表 由 滎宸居士 于 周六 11月 02, 2013 3:29 am

練功.修身養性莫過於古人,我是近兩年才接觸〈老莊〉的,看後才知發生在自己身上那些奇怪的事情,原來我國古典書籍中,早就有記載,“道”“神遊”“太虛”,常人無法想像,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我又怎敢斷言。莊子的〈逍遙遊〉,是莊子以極富想像.極富藝術的手法,描述了其一次元神出遊的經歷,展現了神遊的至美至樂,在極美中享受極樂,也反映了莊子的極高遠的人生追求。莊子說,北方昏茫的大海裡有一條魚,它的名字叫鯤,鯤的形體,不知道有幾千里大,變成鳥,它的名字叫鵬,鵬的脊背,也不知到有幾千里大,奮翅而飛,它的雙翼如同垂天之雲。這只鳥,正當大海運動時便將遷飛到南方那片昏茫的大海,南方那片昏茫的大海,是個天然的大池,大鵬鳥遷飛南方昏茫大海時,撲打海水三千里,環乘大旋風向上直飛九萬里,它是乘著六月的大風飛離而去的,大鵬鳥背負青天向下看,天空蒼蒼茫茫。
     莊子認為普天下的人都沉迷渾濁,不能用真實的語言來陳述。莊子又說,萬世之後會遇一人,能夠解開這個謎底,這是早晚的事。可見莊子用心良苦。與其直說沒有人能夠理解,還不如等到千年以後有人來解謎。
    
     老子在這方面也多有直言不諱的描述。老子說,我獨自淡泊面對世人的追求,對眾人之舉就像 沒有發現一樣,我就像還不會走路說話的嬰兒一樣茫然,乘車遨遊啊,不知如何回去。混混沌沌啊,俗人看得明明白白,而我獨自象昏蒙一樣;俗人對世事都觀察得一清二楚,而我卻一無所知;我恍恍惚惚像走進了昏暗,飄啊飄不知要到那裡。
    
     某日午休,我頭南腳北仰臥,閉上眼睛,什麼都不看,什麼都不聽,什麼都不想,身心放鬆,魂魄與形體抱而為一,“虛室”生白,真舒服。突覺自己毫無著力.輕飄飄地向北平行飄移出去,心想有事發生了,不能害怕,繼而自己反向朝南沿一條深不知底的帶有白色條紋的幽暗隧道仰面極速飄行。輕啊!毫無著力;疾啊!相去十萬八千里。不久止於一個幽暗的門庭,似置身於極大極美的潑墨畫中,昏昏茫茫.幽幽渺渺.死寂無聲,我望著來的方向,不知如何回去。
    
     這種事,我有多次經歷,可遇而不可求,心知一多就失敗。(本文源自老莊網www.laozhuangwang.com。老莊網凝聚了中華民族數千年優秀傳統文化的精髓,我親身經歷為你解讀老子.莊子。老莊網是一個幫助了國家對宗教政策做出重大決策的網站,已被越來越多的愛好者收藏。《老莊網》內有更多真實.精彩.實用的內容,希望您不要錯過)
元神是什麼?
     元神是修煉者達到高級境界後,其自身純厚的元氣與其魂魄緊密結合並可自然離開自身之軀體而獨立存在的物態,而不是單一的精神。老子說,天下至柔之物可以自由穿透天下至堅之物,沒有形體之物可以自由進入沒有間隙之物。元神是至柔無形之物,因此它可以暢行於宇宙而毫無阻礙。老子說能神遊的人叫至人。(來源於老莊網www.laozhuangwang.com)

孔子來拜見老子,老子剛洗完頭,正披散著頭髮來晾乾,僵在那裡好像一段木頭,孔子便悄悄退下,過了一會兒相見,孔子說:“是我眼花了嗎?還是真的呢?剛才先生像一段木頭,仿佛已忘卻了萬物.超脫了人世,處在惟有自我的境界。”老子說:“我的元神正在萬物初始的混沌境界中遨遊。”孔子說:“請問在這境界中遨遊的感受。”老子說:“元神若到了這裡,便是美到極點.樂到極點,元神在極端的快樂中遨遊,觀賞到了最完美的美。”莊子說:“那裡是無邊無際的境域啊!我的內心是何等空寂,我往前去卻不知要到哪裡,來來去去不知何處是止境,我在茫茫的太虛境界中遨遊,即便大智之人進入這裡也不知何處是盡頭。”

莊子說的在天為龍.在地為蛇,這種說法與在水裡為魚.在天空為鳥沒有什麼區別,只是莊子在寫神遊時的一種表現手法,並不代表元神真要發生感覺上的變化。老子在神遊時元神會幻化成嬰兒,所以有嬰兒出殼的說法。現在有很多練功之人都在想自身的嬰兒,這又何必呢,不一定是嬰兒的。神遊時可天可地,可快可慢,有時自己一點做不了主,飄行的速度簡直達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真擔心腦袋會撞碎,想回家是神遊時的典型特徵。夢中的逍遙遊自當不必說,很清醒狀態下逍遙遊確實很稀罕,說起來我總共只有三次半的經歷,先是驚奇,繼而害怕,接下來便是驚心動魄,想回去,通常時間很短,往往是一驚奇.一害怕就結束了,幾秒鐘而已。

子桑戶死了,孔子聽說了,就讓子貢去幫著料理喪事。子貢看到兩個人,一個在編曲,一個在彈琴,一唱一和地唱到:“哎呀桑戶啊!哎呀桑戶啊!你已返樸歸真,可我們還在做人!”子貢快步走上前,說:“冒昧地問一下,臨屍而歌,合乎禮嗎?”兩人相視一笑,說:“這人怎麼懂得禮的含意!”子貢回去,把這情況告訴了孔子,說:“那兩個是什麼樣的人呀?一點修養德行都沒有,臨屍而歌,絲毫沒有悲戚的神色,他們究竟是些什麼人呢?”孔子說:“他們是遊蕩在人世之外的人,而我孔丘是個行走在人世之間的人。人世之外與人世之間是彼此不相干的,但我卻派你去弔唁子桑戶,我實在是淺陋無知啊!他們將與造物主為伴,在那無窮的天地之間逍遙遨遊,那是天地無際我為家的境界啊!他們把活著看成是多餘討厭的贅瘤,而把死亡看著是割去那肉瘤,穿破那膿包。像這樣的人又哪裡知道死與生哪個在前哪個在後?在他們看來,死與生不過是憑著不同的物質,但最終還是寄託在混同一體之中,遺忘了肝膽,忘卻了耳目;在他們看來,生與死不過是交替迴圈,互為始終,尋不出頭尾和邊際;他們茫茫然傲遊在塵世之外,把清靜無為作為自己的事業而逍遙自在,他們又怎麼肯紛紛擾擾地去講究世俗的禮節而讓那世俗之人觀看呢!”子貢說:“那麼先生打算歸依于人世之間還是歸依于人世之外呢?”孔子說:“我是天生造就了要受罪的人,雖然如此,我還是希望和你一道去努力追求那世俗的超脫。”子貢問:“請問怎麼努力法?”孔子說:“魚兒應生活在水裡,人們應追求那道。在水裡生活,挖個池子把它們餵養起來就夠了;追求道的人,要清淨無為心性平和。所以魚兒們在江湖裡便可以忘乎一切,人們在大道之中也就可以將一切遺忘。”

滎宸居士
Admin

文章數 : 130
注冊日期 : 2008-07-02
來自 : 台灣台北縣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tmra.888bbs.com.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